一米八八八八八

hey。
写啥看心情。家中双黄不倒外面墙头飘飘(…)偏好是为朋友两肋插刀。。。
谢谢关注,比颗超大号爱心。

【底特律/警探组】孩子老骗人怎么办凶一下就好了

*康汉康

晚十二点三十五分,汉克小心翼翼合上康纳的房门,再一次确认他和相扑都已经陷入熟睡。也许仿生人不会睡觉,谁知道呢。反正看上去像是熟睡。
客厅漆黑一片。汉克要凭借多年积累的良好业务能力,才能在黑暗中摸索前行。这个晚上很安静,甚至安静得有些不寻常,好像整个世界都被罩在隔音玻璃里边。万般沉寂中,只有厨房那台老式冰箱还在低低喘鸣,发出嗡声。
——或许冰箱其实没有在响,这声音单纯源于汉克对于冰箱内部的渴望。
他真的后悔一时起意让康纳住到自己家里来,这小子从一开始就被程序设计得戆里戆气,他还以为是编程的锅,哪里想到康纳就算觉醒了也还是这么戆里戆气,总会在某些事情上显得上纲上线,固执过人。
比如说对于汉克吃甜甜圈这一件事,康纳每次都会嘀嘀咕咕报上一大堆听起来很学术的数据,大意是想要劝阻汉克摄入过多糖分和卡路里。汉克还记得他的神情,下颔稍稍收着,眉角又稍稍挑着,整个人都稍稍地显得严肃,总让汉克陡然稍稍生起一种自己正在被审问的错觉,于是从此也就不在他面前吃甜甜圈。
当然汉克也没打算放弃吃甜甜圈就是了。
此时此刻,汉克的手正触及冰箱门把,任由寒意自指尖一路攀升。他拉开冰箱。
映入眼帘的冰箱格子就和他渴望甜甜圈的脑海一样。
一样空空的。

康纳睁开眼睛,迎接清晨的第一抹阳光。
这是他想象中的画面,也是按道理说寻常该有的画面。然而事实是,康纳睁开眼睛,没看见阳光,却正正对上汉克的目光。这两道目光有一点复杂,可能隐含愤怒,也可能暗藏怨怼。
“甜甜圈…”汉克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开口。
……
康纳想起来了。为了杜绝后患,就在两天之前,他才刚刚把冰箱里藏的甜甜圈全都丢掉。那些糖分和化学物质会伤害汉克的身体,而汉克已经不是可以肆意承受糖分伤害的小青年了。他必须想办法降低汉克吃甜甜圈的频率。
康纳本打算这样一五一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就在他的对面,两拳距离处,汉克唇角压了千斤似的往下弯垂。
汉克会因此讨厌疏远他吗?康纳突然这么想。
“什么甜甜圈?我没见过甜甜圈,相信我。要不去问问相扑?”
于是他抬头,若无其事地对上汉克的眼睛,露齿扬起一个S级职业假笑。
空气一时间安静起来。
汉克语塞。他想他妈的这世道真是乱了,一个身兼数职的谈判专家,有一百种通过骗局取得信任的方法,居然能在他面前说出这么拙劣的谎言。
偏偏那个眼神。——全怪清晨阳光正好,隔着玻璃窗全洒翻在康纳眼睛里,又躲躲藏藏逃进睫毛下边。
偏偏那个眼神,叫人简直没办法责怪他。
“Fuck you.”汉克皱着眉头骂上一句,转头披件外套,“等会儿跟我出门,有任务。”
“F…”康纳小心翼翼又重复一遍汉克脱口而出的F word,以往他总是能清楚依靠语境分析出汉克每一次说这句话时的真正含义,——大多数时候只是单纯骂人。这一次,他莫名其妙失了灵。
康纳侦测到对方在刚刚几秒内突然上升的心跳速度,斟酌着进行回复。
“不太好吧?”
汉克:“...??????”

“你不会有事的,我向你保证。”
汉克盯着显示器上的画面,耳机里传来康纳这样一句话,是对犯人说的。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汉克开始怀疑这句话都快成为名言了,要真再来这么几次,罪犯圈(可能没有这种圈)内应该会流传一条规则:如果一位型号为RK800的仿生人说出“你不会有事的,我向你保证”这句话,那么千万不要相信他。
其实这种招式没有那么百试百灵。怪就怪在,康纳说出这种话时总是显得那么诚恳,具有说服力,就好像那真的是现实一样。实际来说,大家都知道犯人会有事,一定会有。
汉克正在走神,身边的同事却隐隐发出低呼。他把神思从十万八千里之外堪堪拉回,瞅见显示器上犯人摆出一个举枪射击的动作。——正正瞄准康纳心口。
康纳不能受伤。
汉克腾地直起身来,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他刚刚想往现场赶,一个回身却被同事拉住胳膊。
“让他打。不要去妨碍他们,仿生人可以修好。”
可以修好。
汉克想说万一康纳会痛呢?万一他难受呢?
其实他知道康纳不会痛,甚至可能早对这种受伤情况习以为常。可毕竟是有蓝血流出来,总该感觉到身体有什么异样吧?他瞥了同事一眼,突然意识到很多东西,意识到几个月前的仿生人游行或许只是解决了表面上的问题。事实上,根深蒂固地,依然没有多少人真正对他们平等而视。
犯人开枪后没再反抗,不多时就被制服了。他手枪里的那颗子弹也没有击中康纳的心脏,只是废掉他一条胳膊。——某种沉郁寒冷的蓝色沿着制服褶皱淌落下来,比普通人类的红血要显得更为诡谲惊心。
汉克带着康纳往维修店赶,路上问:“你被打之后会不会难受?”
康纳犹豫一下,某种力量从身体里汨汨流失的感觉还在左臂徘徊。但是他说:“不难受。”
汉克注意到他的犹豫。
“他妈的你能不能不要骗我了?”
很凶。
汉克也是在把这句话说出口之后才惊觉自己的怒气。——但不管怎么说,总是不说实话这件事,实在太让人恼怒难过了。汉克一想到康纳用处理犯人的方法处理与他的交往,就算是为了他好,也简直叫人生气。
没有人说话了。汉克都以为康纳是不是因为自己严肃的语气受到了惊吓,下一秒就听见副驾驶座传来对方闷闷的声音。
“难受,副队长。”

从那一天之后,汉克非常明显地感觉到,有一些东西改变了。
比如说。
“康纳,我记得冰箱里昨天还有三个甜甜圈?”
“是的,副队长。我吃了一个,扔了两个。”
康纳仰头,四十五度,以绝对正直的眼光看向汉克。
还比如说。
“牛逼啊,太他妈牛逼了。这个队再进一个球就赢了。你说能不能进?”
“进不了,副队长。我算过抛物线了,这个球应该会落在篮框上,打个转,然后从旁边掉下去。”
康纳在进行沉着冷静的靠谱分析之后,完美回答了汉克的问题。
还颇为得意。
妈的。汉克在心里骂娘。
后悔了。
他真的后悔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这孩子诚实起来比不诚实的时候要气人得多,简直提升了一个等级不止。偏偏他气人还那么耿直,那么无辜,那么一如既往的戆里戆气。
汉克:“Fuck you!!”
“我监测到你的心跳变了,副队长。如果你说的句子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我还需要再准备一下。”
康纳一脸严肃。
汉克:“你他妈在讲啥?”
“我的意思是,”康纳自说自话,“我觉醒时间不长,不太理解一些复杂的情感。但唯一可以明白的是,我非常乐意和你待在一起,而且未来还想把这种状态保持下去。…不知道你刚刚说的事情是不是必经环节?如果是的话,我想我不应该拒绝,副队长。”
……

孩子老骗人怎么办,凶一下就好了。
那凶完之后孩子又开始自说自话了怎么办?
在线等,很急。

评论(6)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