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八八八八八

hey。
写啥看心情。家中双黄不倒外面墙头飘飘(…)偏好是为朋友两肋插刀。。。
谢谢关注,比颗超大号爱心。

【妖猫传/空白】空

*空白
*圈地自萌 史实无关 仅以电影《妖猫传》为背景…写个开心,大家也就看个开心吧x
*首先和元稹橘逸势鞠躬道歉xxx

*BE预警x

空海合上窗,把一框银雪白浪遮在船外,对岸白衫猎猎的修长身形也被遮在船外。这一下,便再听不见外边的任何声音。
室内乌缭缭绕着丹龙送的西域奇香,——是空海最喜欢的那一品类。他盯着那渺渺玉烟看,盯了好一会儿,又吹口气。倏然间的事情,青蓝烟雾融为沉灰,精巧香柱也变得粗糙难视。
被耍了。
会用幻术真的是便利啊。空海长叹一气。地摊货也能给你带来进口货般的享受。
空气变得有些污浊,空海开始后悔,宁愿自己没有识破。
他还是决定打开窗。对岸离得太远,颜色都化作一团,天和海交融起来,花和云交融起来,随风晃荡的彩团之间有一抹白。那个修长的身影还未离开。
此去归乡传颂无上密,怕也是没有什么再回到大唐的理由。空海隔海望了一会儿,觉得盯着一笔白色看到眼眶发涩是很没有意义的事情。然而这会儿他就正在做没有意义的事,还不打算停下。
他想起临行前对白乐天说的话。——世人皆言白居易,空海还是喜欢唤他乐天。白居易是诗魔,是天才,是仙人,他自天上来,而白乐天是痴儿,是话痨,偶尔也会困于俗事,他打人间过。
空海说,常通信。
白居易说好。
空海说,…你写快些。
白居易说好。
空海说,算了,多久我都等。
白乐天笑起来。
“好。”
公元806年,倭国僧人空海离开长安。

踏上乡土,空海住进高雄山寺,传法灌顶。白日时讲法授言,闭目合掌,夜来时跪坐佛前,长久不起。
青灯悠悠引着芥虫,屋檐之下一寸距离有繁星垂空。万物不语,鸟雀噤声。空海凝神思索,不悟佛道,满心愧悔。
佛像金尊巍然不动,佛说,空海,你心不空。
空海说是。
佛说,空海,你好自悔过。
空海说,是。
一句之后归于沉寂,空海睁眼,知道佛像根本也不曾说话。
分离过后已有二年,深冬雪光早融作夏中惊绿。空海未闻音讯自大唐跨洋而来,却碰上半年前远航的好友橘逸势取道归来。
橘逸势此去收获良多——大唐总是个能让人收获良多的地方。空海帮手接着对方行装包裹,待他风尘仆仆喝下半杯清茶才开口询问。
“白乐天如何?”
“白乐天是…?”橘逸势用指侧小心翼翼拭开嘴角洇出的茶渍。
“…。”空海递去半片布巾,“白居易。”
“是他…!”
橘逸势眼睛都亮起来,颇有滔滔不绝夸他个三天五夜的吓人气势。空海自发地略去所有夸赞之词,白居易有多好,他都知道。
“——最近白诗人任左拾遗,又迎娶杨虞卿从妹为妻。真真是人生得意时。”
那边橘逸势说得高兴,空海捧起澈茶小抿半口。茶香涩涩,轻描淡写却依旧沁人。
“嗯,我知道了。”
轻描淡写。

武宗会昌七年。空海潜心修悟佛理,年迈智慧,万人敬仰。白居易友人越海求见,空海侧身半步,请他入室。
室内有香,友人嗅出些粗糙意味,倒与长安街头摆摊小贩卖的所差无几,不算什么好香。
友人没敢把这话说出来。他先说完了白居易逝世的消息,又带来封白居易遗物中标明空海亲启的信件,实在不敢在这种情况下嫌弃大师屋里的香。
空海展信。纸心发脆,纸角泛黄。他认出——轻易地认出上面半洇半实的字迹,皆出自那人之笔。

空海沙门亲启:

见字如晤。
此去一别,来日再难相见了。从今以后希望你潜心修佛,好普度众生,达到自己的理想和目标。
我要怪罪你了,切切实实地怪罪你。我允许你以此为由沾沾自喜。毕竟无情无义无悲无喜的仙狂大诗人白居易正在怪罪你。可把你高兴坏了吧。
不学头陀法,前心安可忘?你修炼佛道,悟得佛理,可以无欲无求地离开。我可是俗人,是痴人,有情有义有悲有喜,你怎么指望我也无欲无求地由着你离开呢?——好了,我不是要阻止你。我始终希望你能达成理想,完成目标。那是很伟大的事业啊,比写诗伟大多了。
我有一言赠你,本来是给我朋友元稹的,但赠予你也一样恰当。——他是很好的人,有机会真想让你们认识认识。这句诗我斟酌了很久,你要听好了。

同心一人去,坐觉长安空。

我不要在我有生之年把这封信寄给你了。希望你潜心修行,把白乐天这个人从你的脑子里擦掉,擦擦干净。在世时我也要试着忘记你,好好过这辈子。
但我死后要寄给你,我一个人难受了这么久,你也得难受难受,对不对?
我说完了。

公元806年 白乐天书


挺好。空海想。至少在这封信里,空海大师还只是空海沙门,白居易也不过是白乐天罢了。
公元835年,空海大师圆寂。年幼的小沙门扯着师父袖子低声发问。
“师父,空海大师圆寂前说的是什么…?”
老僧摇头。
“听不懂,是汉文。”

评论(44)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