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八八八八八

hey。
写啥看心情。家中双黄不倒外面墙头飘飘(…)偏好是为朋友两肋插刀。。。
谢谢关注,比颗超大号爱心。

【鸡条/双黄】见字如晤

*老狐狸组
*民国
下篇再写民国自杀…(你自杀吧x
*老夫老妻模式

小渤,见字如晤。
黄磊提着笔刚刚落下几个字,桌角昏灯倏然响过“啪”的一声,转瞬熄得干干净净,没半点犹豫。黄磊吓得一个激灵,坐在陡然浓郁的夜色里边反应过来。灯泡丝儿又烧断了。
对面楼里有几户未眠的灯光,月光也依稀覆着桌面,故而还没有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但黄磊毕竟是惯着往鼻梁上架眼镜的那类人,十分光亮只堪堪能见四分,一路摸着铁架子爬上床,蹭得满手锈味。
躺平了,黄磊单手枕在脑后,开始构思没有写完的回信。
是雨夜。屋顶上有水珠打下来,噼里啪啦。往常和黄渤一起时从没有多加注意,黄渤离开后,黄磊才开始觉得,这雨声真是吵,哒哒哒叩在脑门上似的。
黄渤离开有五年,黄磊也写了五年的信。
黄磊有一份收入非常不稳定的工作,简单来说是个诗人。过得并不十分文艺,没有平海升日的惊艳之景,没有众山皆小的腾云之势,没有繁花,没有朗月,空剩下小到六步能尽的出租屋和一颗瑰丽的大脑。
诗人这个职业很需要天赋和艺术细胞。黄磊和黄渤曾经聊过关于语言艺术的事情。黄磊给他打个比方。
“比如说,说‘我爱你’显得很不含蓄。说‘今夜月色正美’就显得点到即止,恰至好处。”
黄渤似懂非懂。
诗人大多不食人间烟火,黄磊却食遍烟火。这颗瑰丽大脑的三分之一用来创作诗篇,三分之二用来省钱。黄渤常开玩笑,坐在边上看着黄磊算账,冷不丁就飘来一句:
“大老爷们精打细算的…你以后和谁过日子去。”
黄磊从喉间哼出一声“嗯”,手上动作未停下片刻。黄渤也知道这是他在专心做事,懒得理自己,也没期待什么回应,便安安静静等着,等他算完这行账。
黄磊脑子里过一遍账目,又提笔落下几行字,这才悠悠然往黄渤那边看过去。
“和你啊。”
唇角带着笑,眸光盛着水,在昏暗的灯光下面晃荡。黄渤怔然几秒,一时不知道答点什么。唇片张了又合,终于颤颤巍巍吐句话,催人把视线别开:
“…你算你的账!”
黄磊笑起来。
“大傻子。”
深夜不想打扰邻里,所以黄磊刻意压了些声音。那笑意里半点揶揄,黄渤一点没漏,听得清清楚楚。实在恼极了,就随手抄个枕头砸过去,结结实实正中人脑门。
黄磊笑声也结结实实给砸停了。
黄渤看起来嘴碎,其实人很有志向。虽然平常吊儿郎当,但也偶尔能展现认真定气的神色。黄磊时常怀疑那时的黄渤才是他原来的样子,平常叽里呱啦的话痨只是个表面。他曾经就着这个问题试图与黄渤展开讨论。黄渤瞥他一眼,利落地用三个字快速结束了话题。
“想多了。”
黄磊哼哼两声敷衍过去,没大相信。
黄渤自己心知肚明,吊儿郎当没错,话痨却是只在黄磊面前才展现的一面。这不太好控制,黄渤也不明白为什么,偏生就是在黄磊面前有讲不完的话。倒苦水也罢,讲开心的事也罢。大概是他清楚对方并不会拒绝,就愈发随着心意肆无忌惮。
肆无忌惮到经常和黄磊拌嘴。
黄磊骂他匪里匪气,他就回顶黄磊道貌岸然。黄渤其实并不真的很生气,他深知自己匪里匪气的一面黄磊体会得最深刻,黄磊道貌岸然的一面也只有自己知晓。两人一起出门时互相维持形象,门锁啪嗒一扣就十分自然地原形毕露。这种共同享有对方某个把柄的感觉时常让他有点不自觉的小得意。
黄渤和黄磊没认真吵过几次架,除了黄渤离开前那一次。黄渤学医,坚持要外出远游,一路行医。黄磊只觉得不可思议。
黄渤问他:“为什么你觉得不可思议?”
黄磊眉峰紧紧蹙着,打成个结:“乱世如此。”
长久无言。黄渤撑着行李箱冰冷的布面站起来。
“为什么你一定要去?”
黄磊看着黄渤的背影。暮光从窗户斜斜延落,稠密的暖风融化在空气里,整个屋子立刻满溢出一种橙红色的流光,那橙色真实得甚至让黄磊怀疑,是否黄渤失手打翻哪杯果汁,才打算畏罪潜逃。
“乱世如此。”黄渤说。
黄磊脑海里将往事回忆一遭,不知不觉入了眠。
再醒来时日光满屋。黄磊打着哈欠迷迷糊糊坐起来,想到这一天将要做的事。比如说给台灯换个灯泡,比如说洗昨天穿的衣服,比如说随便煎两个蛋和昨夜煮的粥一起吃。从前这些事都是两个人一起做,黄渤刚走时黄磊还不太适应,慢慢慢慢就开始习惯独自做这些事。
黄磊有时候脑补自己做事时黄渤在旁边叽叽呱呱吐槽,但最后总都会反应过来,身边没人。
做完该做的事,黄磊开始写昨晚没写完的信。

小渤:
见字如晤。
这两个月你寄信的地方又远了一些。我希望你别再走远了,邮费越来越贵,再远一些,我就没钱给你寄信了。
昨天晚上我想起以前的光景,老觉得你还在我书桌边上唧唧叨叨。你来信里夹的东西,我收到了。时间过得太久,你要不说那是花瓣,我该认成飞蛾翅膀。
我并不很想看见花瓣,我想看见摘那花瓣的罪魁祸首,希望他能亲自到我跟前,让我问罪。
我从报纸上看到你呆的地方最近不是非常太平,我知道你老往那种地方跑。和平常一样的,请务必报个平安给我。
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黄磊

黄磊寄出信去,耐心等了两个月。于是和往常一样,回信来了。黄渤很少见地没有扯个长篇大论,只写了短短几个字。

磊:
见字如晤。
今夜月色正美。


黄磊心跳滞住,双手捧着信瑟瑟抖起来。他拿起钢笔,甚至写不出一句完整的“我也是”。于是他站起来,在屋子里踱步,来来回回,一来六步,一回六步。
最后他还是写下“我也是”。
写完了,要寄出去。黄磊翻过信封看地址。
这一次黄渤没写地址。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