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八八八八八

hey。
写啥看心情。家中双黄不倒外面墙头飘飘(…)偏好是为朋友两肋插刀。。。
谢谢关注,比颗超大号爱心。

【延禧攻略/春璎】赏

*私设
*处女BG献给春璎
*欺诈性甜饼(。)

魏璎珞说,赏你个和我一起看月亮的机会。

袁春望高高兴兴弯起眼,二话不说撑着一众恭桶攀上房瓦。这会儿月光清清亮亮正是盛时,恰恰任得起月亮肆意挥霍。稍有不注意,几缕月色便趁着晚风直坠下来,溅个满地。

辛者库里人人知晓,这袁春望五官阴柔好看,俊俏里边生生隐着半分妖异。此刻月光温柔皎明,淌在他眉目之间,再略微添上些笑意,便使他两只眸子都显得夺目耀眼,仿若珠玉。

魏璎珞方才还思绪乱飞,这下只稍转头,就看到袁春望拿这样一双眸子望她,不闪不避,成心勾人似的。也是这个瞬间,她终于有些明白,管事公公对袁春望到底为何别样青睐。

但魏璎珞可不会相信这个瞬间里月光设下的骗局。别人不知道,她看得清楚。袁春望那对眼睛里,不知暗暗压住多少阴霾狠辣。过往经历种种,早成为他夜深梦回时挥之不去的心魔。

她明白,自己和袁春望是一样的人,执念甚深,无法自我救赎。正因如此,才互相需要。

这头袁春望上了屋顶,一屁股往魏璎珞身边坐下。他察言观色的本事不算太差,看出魏璎珞依旧愁肠重重。于是只在心底稍稍叹声,面上试图打破这闷苦气氛,像模像样捏起嗓子回上一句:“奴才谢赏——”

魏璎珞朝他翻个白眼,唇角却止不住扬起来。

这些日子,即使魏璎珞嘴上从不明言,但袁春望确实几乎成为她的心灵寄托。她不知道过去如此,未来如何,只知道至少此刻,仅此一人,可以任由自己哭,自己笑,自己发火,自己难过。袁春望从来不会说“不得体”。在他面前,自己一切得体。

“好啦。”魏璎珞瞧着袁春望一派认真,勉勉强强止住笑意,伸手就往他肩上推,“哥,你可别拿这模样逗我笑了。”

夜风瑟瑟,似有若无拂来凉意,袁春望却觉得魏璎珞触到的地方陡然升了温,简直算是滚烫。他没打算躲避,他根本不想让这感觉称心如意地就此停止,于是更近一步,顺势捉住魏璎珞的手。

魏璎珞被这举动唬得心跳都滞住,眨巴眨巴眼睛,愣愣看向袁春望。

夜静无息,蝉鸣高高响过一波,骤然又无故而止。时间在这个瞬间里驻足静观,呼吸也没了声响。

袁春望有时候觉得魏璎珞就像蝴蝶,——没来由的。每一个部分都像。她颤动的睫毛也像,眼中的光也像,自己掌中握住的手也像,往前迈步时候的衣角也像,整个人都像。

这只蝴蝶,万一某天从他掌心跑掉了该怎么办。

袁春望把魏璎珞又拉得近一些,往她眼睛里望,望得很深,比他见过最深的井还更胜一筹。袁春望整个嗓子都是干哑的,他听见自己说话,言不由衷,问了不该问的话。

“又在想富察傅恒?”

魏璎珞回过神来,急急从他怀前逃开,矢口否认。

“我没有。”

袁春望掌心炽热的感觉一寸寸消退掉,凉寒如初。

“相信我。”许是感觉氛围出现变化,魏璎珞又回过头来看着他,诚诚恳恳地重复一回,“他既已经做出选择,那我便没有理由再去想他。”

月色点在魏璎珞眼睛里头,好看得很。袁春望突然想,这偌大紫禁城,为数不多能够共享的醉人美物,怕是独独只剩这月光了。

“我当然相信你。”袁春望说,“毕竟我们换过庚帖的嘛。”

“金兰帖!”魏璎珞强调,“庚帖是订婚用的。”

袁春望把手拢在耳朵边上:“什么?风太大了听不清,是庚帖吧!”

“金兰帖!”

“庚帖。”

“…。”

魏璎珞干脆闭上嘴巴听之任之,袁春望占了优势,倒得寸进尺地美滋滋开口出言,语气笃定。

“庚帖。”

“…随便吧,庚帖就庚帖。”




袁春望倏然睁开双目,回忆致使的头痛铺天盖地,紧紧缠绕他欲裂的脑壳。他脊上臀上刚刚挨下的两百大板,依然正在逐寸灼烧他的皮肤。

袁春望看见对面太监嘴巴一张一合,是令妃娘娘的赦免令。

她说袁春望,此后我们再不相欠。

袁春望咬牙切齿地从喉间艰难挤出四个字,怒意妒意交织成烧不断的熊熊心火,意图燃灭那个女子曾经带来的所有光和希望。

“奴才谢赏。”

评论(32)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