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八八八八八

hey。
写啥看心情。家中双黄不倒外面墙头飘飘(…)偏好是为朋友两肋插刀。。。
谢谢关注,比颗超大号爱心。

【鸡条/颜色组】城(上)

*微全员向…主双黄
*惯例民国paro

1.

黄渤小心翼翼把手伸入左腿口袋,来来回回掏了两圈,无果。于是换手,换右腿口袋,再掏,依旧无果。
好嘛。黄渤眨巴眼睛,两只手都重新拿出来,极具对称感地往肩膀两边摊开:“出门急,没带钱。”

张艺兴:“…”

张艺兴甩手把擦桌巾往肩膀上一搭,颇为无语地抿起嘴来,唇角两个小酒窝立马深深陷下去。黄渤抬眼,恰好看见这白白净净的小跑堂被自己噎得没声儿,心里还是生起些负罪感,终于开口试图化解尴尬。

“哎你们老板呢?我问问他能不能赊账。”

“我们季仙茶馆门口写了规矩,不能赊。”张艺兴老老实实回答。

“规矩是人定的嘛!”黄渤伸手,示意性地轻轻推他一把,“知道你做不了主,请你们老板来谈谈。”

张艺兴思来想去,方才闷闷应了好,不情不愿打算上阁楼去找黄磊,一个转眼却瞅见人摇着扇子晃悠悠步下楼梯,不紧不慢。

黄渤伸脑袋去看。

老早听说季仙茶馆老板温文儒雅,宽宏大度,有君子之风,黄渤好奇很久。

黄磊从楼梯上下来,一眼瞅见长袍长衫间格外显眼的西装男人,携些讶异挑起眉毛。

“听说客人要赊账?…客人这装束,看上去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穿这么好看居然跑来我这小地方赊账?

黄渤摆摆手:“没有没有,有头有脸说不上。黄老板,今天赊账,我可有很正当的理由。”

想着不外乎是忘带钱了,钱袋被偷了这样的理由云云,对方也能显得理直气壮一本正经,黄磊倒是来了兴趣,折扇一收,朝楼梯口一靠,一派‘任君胡吹’的气势。

“今天赊账,”黄渤清清嗓子,眼睛笑得眯起来,就差条狐狸尾巴插在身后,“是专门为了见你,黄老板。”

黄磊:“…”

得,这下店里一大一小全被噎过一遍了。黄渤也不等听黄磊说什么,很快接上自己的话。

“早闻黄老板儒雅温润,有君子之风,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不多打扰,黄某该告辞了,改日有空来我家玩~”

黄渤笑眯眯,黄磊也笑眯眯,俩人照镜子似的笑眯眯。

“所以还是付不了帐?”

黄渤:“…”

黄磊把视线挪到黄渤胸口,那儿别着个简单好看的胸针,是狐狸尾巴的形状。

2.

黄渤想抬手去敲门,半天又放下来,在原地站了许久,门倒是“吱呀”一声从对面被打开。

孙红雷的脸出现在门后边。

五分钟以前他就听见有脚步声一路踏到办公室门外,却迟迟没有别的动静,这才耐不住自己起身把门打开。孙红雷一看黄渤欲说还休的表情,就知道他做了什么需要坦白又不好坦白的事。

“坦白从宽!本王从轻发配。”孙红雷退回办公室,习惯性往沙发上一躺,躺完觉得哪里不对,往左挪挪屁股,给黄渤留了位置。

黄渤也不客气,跟着人坐上沙发,说话口吻充满商量意味:“兄弟之间和气生财,我们有话要好好说,对吧。”

孙红雷一面听一面敷衍地点头应声,视线在黄渤身上转来转去,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总觉得这人和往常有什么区别,又不太看得出具体的分别。

“…反正就,你送的那枚胸针,被季仙茶馆黄老板要去抵了我的茶钱。”黄渤说完了。

孙红雷怔愣半晌,佯装恼怒地拍一把黄渤肩头:“成心的吧你!我就不信你能付不起茶钱。”

语气不甚在意。

黄渤知道孙红雷不把这事儿放心上,叹口气也认了错,谁让他自己出门不带钱。他不是没试过找黄磊要回胸针,只是每每登门拜访,总被拉着喝上几盏好茶,聊他个天南地北。黄渤本也是爱茶爱说的人,这样一来二去,倒与黄磊生出些惺惺相惜的感觉,每次都不知不觉就忘了胸针的事。偶尔一两次记起来,也被黄磊用各种理由推脱开。

算了,只是个胸针。

黄渤想得明白,和孙红雷六年交情,转送个胸针不算什么大事,孙红雷平日里爱玩笑些,免不了要装得生气说上几句,这是正常。

再者,黄渤觉得这胸针和黄磊形象还挺契合,是半截狐狸尾巴的形状。当初孙红雷送这礼物挺随手,只是上街看到,想起黄渤就买了。

黄渤最开始是拒收的。

孙红雷:“为啥?”

黄渤:“我是老实人,不戴狐狸尾巴。”

孙红雷:“…你看我相信你吗?”

黄渤这边看喋喋不休的孙红雷,决心珍惜孙红雷还傻着的时光,他心知肚明,这大傻个儿精起来其实比谁都精。

自从六年前孙红雷冒着枪子儿把他从奈何桥上拉回来的那个瞬间起,他就注定要为孙红雷卖命。哪怕其实孙红雷根本只是看中他的能力,哪怕其实孙红雷算不上什么好人。

哪怕过程中,也许要牺牲什么。

3.
张艺兴从车上下来,看见黄磊坐在茶馆一楼,斟茶等人。黄磊平日几乎都只待在阁楼上边,但自从认识黄渤以来,就总会到一楼来等他。

黄磊听见声响,抬眼望过去,差点没把手中浅碗抖得晃出茶液来。茶馆门口那辆车好认得很,主座坐着孙红雷的司机王迅,副座坐着孙红雷的好友罗志祥,张艺兴从后排开门下来,后排可不就是坐着张艺兴和孙红雷嘛。

其实自己徒弟到外面交交朋友是好事,毕竟这小孩性格还挺腼腆,需要广交朋友历练历练。

但谁都可以,唯独不能是孙红雷。

黄磊低头试茶温,把干燥的唇边沾得湿润,才抬头放下碗来。张艺兴匆匆忙忙打算从旁边走过去,半路被黄磊拉住腕子,整个人都钉在原地。

“做什么去了?”

张艺兴不擅长撒谎,尤其不擅长黄磊面前撒谎,也就不撒。

“和孙红雷先生一起打球…还一起吃了茶和点心。”

“行。”黄磊心说要想个法子劝自己这小徒弟不再和孙红雷联系,眼角瞄到大门又一时停下话头,顿了片刻才重新开口,“那你先该干啥干啥去吧。”

张艺兴松口气,本以为师父要因为自己乱跑出去玩好好说教盘问一番,不知道为什么这就结束了。他好奇地也跟着黄磊视线往门口看,望见黄渤踱着步子走进来,才恍然大悟。

没有自己什么事,张艺兴就非常果决地开溜了,边溜边感慨造化弄人,一物降一物。

什么时候得空了一定要请黄渤吃饭。张艺兴心说。

这头黄渤走进店里来,惯例往黄磊对面坐,黄磊也不招呼什么,只是抬头看他,唇角浅淡的笑意一下子晕染开来,直直染到眉角尖儿。

毋庸置疑,黄磊给黄渤的感觉是特殊的,独一无二的,万里挑一的。独独在他面前,黄渤可以敞开心扉,畅谈天地,有说不完的话。黄磊因此还曾半骂半笑叫黄渤一声“话痨”,作势拿手去拍人胳膊。

黄渤也不躲,坐在原地任人把手拍上来。

“那也是只对你话痨。怎么,不乐意啊?”

黄磊闻言,一下笑开来,向着对面稍稍又凑近些,手心就势覆到黄渤掌上,把两人的手和心都捂得温热。黄渤在这个节点听到胸膛奏起不妙的鼓点声,哒哒哒哒,急促又强烈。

“乐意,当然乐意。”

黄磊说。


4.
频道666的监听已经毫无用处,孙红雷在抬手关掉之前,鬼使神差地重新戴上耳机。

监听室没有窗,又需要隐蔽,故而只装了盏小而昏黄的旧台灯。孙红雷眯起眼盯着调控台上的“666”发呆,用视线一遍遍描摹它的轮廓,一边静心听耳机里传来的声音。

一个缓和温润的男声。

“艺兴,多久没回家了?”

一个带些奶气的男声。

“快一年了。怎么了师父?”

电波遥远,时不时滋滋啦啦响出些杂音来。

“没事。”第一个男声顿了顿,“我订了火车票。下周季仙茶馆关门,一起回家看看父母去。”

孙红雷叹口气,啪嗒一声按上关闭监听的按钮。还是他多心了,区区小茶馆老板掀不起什么太大风浪,这阵子黄磊老让黄渤往那边跑,兴许也只是单纯聊得来而已。

孙红雷对黄渤是信任的,这信任并不一定出于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更多是相信黄渤知恩图报的品质。但不可否认,孙红雷始终无法磨灭骨子里潜藏的那一点点多疑,不是因为这一点多疑,他也不会把编号666的窃听器装在送给黄渤的胸针里面。

但事情如今变成这样,孙红雷也就打算顺其自然,以此为契机停止对黄渤的监听。

他把耳机重又放下来,迈着步子走出监听室。几个小时前还是阳光明媚,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密密布起乌云,像天上的人打翻了一整盒墨汁似的,那乌云四处卷翻,以至一发不可收拾。

空气中沉浮着绵密潮软的湿气,孙红雷深深呼吸一口,知道雨就要落下来了。


——————

上半部分主要还是埋伏笔做铺垫吧xx
大家要不要试试看猜猜剧情~
本来只想写双黄…写着写着突变颜色组bushi

绝对不坑,再坑我就是居居。。。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