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八八八八八

hey。
写啥看心情。家中双黄不倒外面墙头飘飘(…)偏好是为朋友两肋插刀。。。
谢谢关注,比颗超大号爱心。

【伪装者/天台】糖

*天台

*糖它是个正经的标题xxx

*帅气的我和帅气的ooc


1.

太阳它刚从天边跳出来,明台也刚从床上跳起来。


大约两秒之前,明台惨绝人寰的叫声传遍整片营地,惊起一片鸡飞狗跳。


如果军校有拉仇恨这门科目,明台应该要得满分了。


王天风掏着耳朵慢慢踱步走进来,一脸不开心。


明台心想完蛋了,老师要训人了。


但是王天风没有训他,王天风甚至没有看见他。


明台哆哆嗦嗦扯了扯王天风衣角。


王天风惊得汗毛竖起血液倒流,低头往下看看见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大概五岁左右吧,一幅少爷模样。


王天风突然觉得头好晕。


2.

明台坐在床沿儿上,得努力45°仰望天空才能看见面前人的…下巴。


王天风站在床边一脸复杂地思考着人生。他甚至考虑过要不要回床上再睡一觉。


然后他扇了明台一巴掌,问疼不疼?


明台捂着脸说你是不是有病!


王天风确定了,这不是梦。


王天风清清嗓子,身为一个冷静的军人,他决定整理一下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


你昨天有没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想想啊。明台用白嫩嫩的手掌撑着下巴。哦对了!昨天郭副官给我一瓶药。


王天风的目光扫了一圈明台房间,最后落定在床头的一瓶药片上。


不过听他说是什么“助休”药,对休息有帮助的,应该没什么不妥啊…


明台还在说。王天风抓起药瓶。


标签上写着两个字。幼体。


王天风扯扯嘴角,一脸皮笑肉不笑。


郭骑云,你真是个天才…。


3.

王天风离开了五分钟,把表留在明台房里。


回来的时候不轻不重揉着手腕,还拿了套小孩子的衣服。


王天风微笑了一下,说明台啊,你今天暂时就不用训练了。郭骑云也不用了。


然后他拿了表转身打开房门。跟我吃饭去。


明台一脸怂气地乖乖换好衣服跟人出门。缩成这个样子,打也打不过,还是听话点比较好。


大哥从小教育我们,识时务者为俊杰。


明台觉得自己不能再俊杰了。


王天风走在路上觉得很想不通。


自己从来没看走眼过,怎么就没看出来郭骑云这么蠢呢。小伙子平常算是个精明人,这次掉链子掉的虽然无关痛痒,但也实在令人发指。


王天风想着想着低头看了一眼。


左边,没有明台。


右边,也没有明台。


王天风眉头一皱,回头看见明台一边迈着小短腿啪嗒啪嗒走着还一边鼓起嘴巴嘟嘟囔囔,也不知道在腹诽些什么。许是走得略微气喘,巴掌大的脸红扑扑的像颗苹果糖。


明台清爽的发丝在早晨柔柔和和的阳光下被勾起金边。


王天风莫名其妙顿了顿脚步。


有那么一瞬间王天风好像对“可爱”这个一直不甚了解的词有了那么一些体会,感觉很奇妙。


于是为了掩饰这种奇妙的感觉,王天风咳了几声朝人轻喝。快点!


明台惊愣一下,迈开步子跑起来


然后明台摔倒在石子路上,王天风带着一脸亲切的微笑,关心地半蹲下来,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


以上都是内心小剧场。


明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跑到王天风面前。


人仔仔细细看了他一会儿,决定了什么似的叹口气别过脸去,两手穿过明台腋下把他托抱起来。


一个非常不舒服的姿势。


明台特别不安分地扭动了一下。然后说老师这个姿势超级难受,能不能认真点抱我啊??


王天风抱着明台往前走,没有说话。


明台努力抬头瞅着王天风的脸,十分严肃的样子。


然后他嘿嘿一笑伸出手揪住王天风的胡子。


其实明台很早就想这么干了,但是一直不敢。


王天风停下脚步瞪人。


你这臭小子,都缩水缩得这么小了胆子还是这么大?


明台露出一个极其无辜极其善良的笑容。


老师,你是不是没有抱过孩子啊?


[未完待续]


*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坑。啊。我好帅气。


评论(1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