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八八八八八

hey。
写啥看心情。家中双黄不倒外面墙头飘飘(…)偏好是为朋友两肋插刀。。。
谢谢关注,比颗超大号爱心。

【桐花医院/遐正】朋友,入穴吗?


*原作《桐花中路私立协济医院怪谈》
*遐正
*超短甜饼。极圈的朋友你们好吗!!
*没有车 散了散了bushi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路遐坐在门口与沙沙作响的人脸肉团作伴三十分钟,依旧有无休无止的水声和着孙正的高歌在浴室里边哗哗啦啦。他并不想承认这些肉团的出现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于是十分努力地试图把脑海里孙正洗澡的画面驱赶出去。
可是那水声…水滴洒在不同质感的表面,会发出不同质感的声音。比如说,有的水滴随水流掉在地上,摔得碎裂,溅起简单干脆的“啪嗒”一声,那溅飞的莹珠或许就会沾在孙正脚踝上突出的骨头那处,随每一寸白皙的皮肤二度滑落,又比如说,有的水滴根本未曾沾地,刚刚落下来便没了下文,正正着陆在孙正发顶,打湿那些乌黑滑亮的软发,滴落时又触及他脖颈曲线,再自上而下抚过腰背和大腿。
路遐狠狠咽下口口水,终于准备做些什么以掩饰内心蠢蠢欲动的某些感情。更何况室内某人狂放的歌声确实也实在太煞风景。他回转身来,在下一个长着孙正微笑的脸的肉团凑近之前暴起敲门,敲停门内不羁的歌唱。
“正!!孙正!!!”
“干嘛!”
听起来室内有人对于自己被突然打断的演唱会感到不满。路遐没好气翻个白眼,双眸直直一闭,利用不人不鬼的种族优势穿入浴室门内。孙正惊叫一声,立刻反应过激地跳起来,迅速随手抓条浴巾,裹起身子背对路遐。
“爸爸我错了。我下次洗澡再也不唱歌了,但你能别这么着急进来打我吗??”
“不是。”
路遐看着他的反应笑起来,不紧不慢将双手抱臂,倚靠在玻璃门边上。对面有水雾腾腾升起,孙正刚刚洗完澡的身影半现半隐,倒有些欲拒还迎的错觉。路遐清两下嗓子,眸光闪闪盛溢笑意,毫无保留地朝孙正露出颊侧酒窝。
“朋友,入穴吗?”
“这是什么语气,简直像在搞传销。……我们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好吧,还要进那鬼地方干嘛,你疯了??”
孙正难以置信地嘀嘀咕咕起来,语气里全是不情不愿,他裹着浴巾正欲严词拒绝,回身却讶异地看见路遐把手朝自己伸来,正正好好搭在腰间。
太近了。
这样环抱的姿势,这样近的距离,孙正不可抑制地开始支支吾吾起来,也马上意识到路遐刚刚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靠。饶是自诩素质不错,孙正也忍不住红着脸暗暗爆了个小粗口。


“……………流氓。”

评论(1)

热度(25)